写于 2016-09-05 07:08:16| 澳门金沙真人博彩| 澳门金沙真人博彩

去年至今年初,痛失了三位好友,马汉之后是黄叔麟,雪风走得最突然,他的遗言犹在耳,他说他从中国回来,就会到麻坡来相聚,怎知接到朋友来电,他刚从中国回来便急着到天堂骂鬼去了

他生性耿直,世间多少不平事,他敢骂,如今到了天堂,哪些曾经在人间作恶、伪善的鬼,他死了也不会放过的

马汉得病虽医好了,但话语中常露不祥之兆

他三番四次来电,都催我到新山倾谈,我因近年精神不济,不能长途驾车,就不出远门,遗憾最后一面都见不到

他曾对我说,算是遗言了,他说他正在筹备出版著作全集,记得是12本书吧,等全集完成出版,他心愿也完成了,那时他也可以走了,他应该没有遗憾地走,就是还年轻一点

他最后出版的《情牵潮州》,还来不及送人,人就走了

后来由其公子辗转送来,阅其书如睹其人,永远再见了

黄叔麟生前最爱喝酒吃螃蟹,他到马六甲,我太太拿了珍藏的名酒与他共饮并吃螃蟹,我不喝酒只听他讲故事,现在家里还有未喝完的半瓶酒,永远等不到他来喝了

自从他舌癌动了手术之后,其夫人就严禁他喝酒、抽烟,可是他到麻坡来,和几位嗜酒的朋友相聚,怎能见酒不喝,我曾经笑他如“刘伶骗酒”

写稿赚零用钱 叔麟自舌头动了手术之后,说话就有点含糊其辞,电话里听不清,他就写信

他本来就喜欢写信,我手中有他一封信,提及他在〈商余〉的专栏〈狮城一角〉突然不见了,然后说到稿费,这应该说是他的遗言了

他说〈商余〉给他专栏的稿酬是每篇50令吉,后来减至40令吉,如此他每月赚不到200令吉,看来写稿这口饭已不容易吃了

他从报馆退休后,以写稿赚零用钱

这应该不是我的遗言,在马新两地要靠写稿过活,不是不大容易,是根本不可能

有位校长曾经问我,我每月的稿费有多少,我说我大量出产的时候,最多300令吉左右,不够我投注万字

他听了报以微笑,幸亏没大笑,笑死了不关我事

三位朋友消逝在茫茫人海里,我没忘记他们曾经说过的话,这些话都成了遗言

作者:石恪